欢迎访问manbetx体育网
听戏看戏学唱戏就上manbetx体育网!
当时方位:主页 > 戏剧大全 > 大全 > 名篇 >

崔派《陈三两爬堂》剧本

崔派《陈三两爬堂》剧本

《陈三两爬堂》这出戏以张新芳的表演版别最为著名,由于在1959年就拍成了电影,在全国影响极大。崔兰田也于1959年依据和四平调的《陈三两爬堂》剧本进行改编,并把这出戏搬到舞台上表演,所以在河南呈现了张新芳、崔兰田和四平调邹爱琴三个不同版别的《陈三两爬堂》。

【崔派《陈三两爬堂》全剧戏词】

李凤鸣:(念)十年寒窗苦,飞必冲天; (白)带伐鼓人上堂!

衙 役:(白)是!伐鼓人上堂!

魏 鹏:(白)魏鹏拜见老爷!

李凤鸣:(白)魏朋,你来此何事!

魏 鹏:(白)昨夜我的店来了一男一女,男的有六十多岁,女的有二十多岁,他们两个争持起来,是我上前干预,男的说是买的,女的说是拐的,那女子一再不肯跟老客行走,老客万般无奈,托小人来求见老爷。老爷!这状纸之内有人契,这人契之中么,老爷,你一看就理解了!

李凤鸣:(白)呈上来!

啊!原来是五定州富春院,有一焰火妓女陈氏三两,卖与张子春身旁为妾,这婚书之上,一无红笔圈点,二无官凭印玺,魏鹏送来纹银二百两,想要本州在人契上面,盖上一印也是有的,这是不是贪赃,这是不是卖法。哎,一家愿买,一家愿卖,老爷我也不算贪赃卖法。

魏 鹏:(白)如那女子再不跟老客行走,怎样是好啊?

李凤鸣:(白)哎,想那女子乃是一个妓女,难免把他唤上堂来,用言语吓唬与她,叫他随那老客一同回去也便是了。

来!速往魏鹏店中,将那妓女陈三两带上堂来!

衙 役:(白)是!

李凤鸣:(白)魏鹏!

魏 鹏:(白)老爷!

李凤鸣:(白)文约等物暂时收下,堂下候批!

魏 鹏:(白)是!

衙 役:(白)陈三两带到!

李凤鸣:(白)带上堂来!

衙 役:(白)是!

李素萍:(叫板)喊连声!

衙 役:(白)快走!

李素萍:

(唱)三班衙役喊连声,怎不叫人心内惊!

衙门比如鬼门关,大堂比如剥皮厅。

不幸我,青楼薄命女,今日落在虎口中。

衙 役:(白)走!

班 头:(白)陈三两带到!

李凤鸣:(白)下跪但是五定州富春院,焰火妓女陈三两么?

李素萍:(白)正是!

李凤鸣:(白)我来问你,但是你当家鸨儿将你卖的?

李素萍:(白)正是当家鸨儿!

李凤鸣:(白)既是当家鸨儿将你卖出,就该随那老客一同回去,为何来在我沧州地上争持起来!

李素萍:(白)老爷容禀啊!到老爷已然把我问……

李凤鸣:(白)讲!

李素萍:(白)老爷!

(唱)你听三两诉抱怨因,

我自从进了富春院,日日夜夜读诗文,

诗书礼易都学会,唐诗宋词满腹存,

学会了李杜名诗三百首,又学会琴棋书画甚惊人,

小女子年长一十八岁,最可恨,老鸨儿叫我接客人。

李凤鸣:(白)像你焰火妓女,甘愿落水为妓,理应接客应召啊!

李素萍:(白)老爷!

(唱)我不肯丢丑廉耻丧,无奈何,提笔卖文章,

三两银子买一篇,从此落名陈三两,

前楼后楼是我盖,又盖下东西两厢房。

卖银钱随了那鸨儿的愿,才免除三两接客商,

小女子二十单一岁,老鸨儿他把我卖与珠宝商,

那老客年已六十上,你看俺老夫少妻可适当。

李凤鸣:(白)嗯,老爷我能与你做媒不成?

李素萍:

(唱)他比如马莲屯栽倒那银盆内,我比如金花芙蓉栽到了瓦盆,

那老客有朝一日下世去,撇的我前不归店后不归村,

再说三两我是媳妇,我跟前短少戴孝人,

再说三两我是闺女,旧日曾配了张子春,

大老爷你替我想一想,你看俺夫老妻幼怎配婚,

大老爷你比如那天上月,你不幸不幸俺这薄命人。

李凤鸣:(白)你口口声声说那客人垂暮。

李素萍:(白)老爷我有一个比如?

(唱)常言道,女到二十花正开,

女到三十花荣耀,女到四十往下衰,

为人到了五十岁,芳华一去再不来。

李凤鸣:(白)那张客人花了千两银子买你,正为你芳华年少,你若四十五十岁数垂暮,莫说花一千二百两银子买你,你便是白白地跟他前去,他还不会要你。

李素萍:(白)老爷这是你的比如吗?

李凤鸣:(白)正是。

李素萍:(白)小女子我也有一个比如。

李凤鸣:(白)你有什么比如。

李素萍:(白)请听,常言道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小女子不幸落在焰火院中,实盼望有朝一日烟消云散。现在若随那张子春前去,想那老客年已六十以上七十以下,比如风前之烛,瓦上之霜,不知清晨死,或是晚间亡,小女子就无有出面之日了。

李凤鸣:(白)哼,一个焰火女子你倒有远见卓识呀。

李素萍:(白)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

李凤鸣:(白)好,好一个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一句话说得本州倒有些悲天悯人。怎奈我使了那张客人纹银二百两,我也是无能为力啊。啊,陈三两,你随那老客前去,对你有大大的优点哇。

李素萍:(白)但不知有何优点。

李凤鸣:(白)他是个贩珠宝的客商,家有良田千顷,米买成仓,吃不完的珍肴甘旨,穿不完的罗凌绸缎,你到他家,动身唤奴,张口呼仆,享不完的荣华,受不尽的富有,哪儿欠好?

李素萍:(白)老爷不要以富有感动,小女子甘愿回五定州富春院落水为妓,也不远随那老客前去。

李凤鸣:(白)大胆!你也是爸爸妈妈遗体,甘愿落水为妓,于心何忍,在若强舌狡赖,定用大刑审你。

李素萍:(白)老爷,你屡次三番逼我随那老客前去,难道你收了那人的贿赂不成。

李凤鸣:

(唱)一句话说中我心病,倒叫凤鸣吃一惊。

骂声女子好大胆,敢说本州官不清。(白)来!

衙 役:(白)有!

李凤鸣:(白)将这贱人拉下堂去,与我重打四十嘴巴!

那张客人赠我纹银二百两,也不过叫我吓唬吓唬与她,在人契之上盖上一印,随他顺顺当当回去。我若在此公堂,一时恼怒,按倒就打,假使打出好歹,那张客人定骂本州我当官不清。图了人家的银,又打了人家的人,打不得呀打不得。来!放了回来。

李素萍:(白)气难消……

衙 役:(白)走!

李素萍:

(唱)不由三两恼眉梢,怪不得官司一面倒,

这狗官贪赃他纳贿了!陈三两上堂大声骂。狗官!你妄带纱帽穿红袍。

你喝酒饮的是佣钱血,吃肉吃的是佣钱膘,

当官你贪心佣钱贿,你比如掠夺害命的狗匪徒。

李凤鸣:(唱) 又听三两破口骂,倒叫本州怒火烧。

(白)大胆的妓女,胆敢吼怒公堂,谩骂朝廷命官,这还了得。来!

衙 役:(白)有!

李凤鸣:(白)与我拶了起来。

衙 役:(白)陈三两昏了曩昔。

李凤鸣:(白)松刑。将她唤醒。

班 头:(白)陈三两醒来。

李素萍:(白)模糊的老大爷呀。

(唱)拶子本是五根柴,能工巧匠做出来,

纵然不是斩人的剑,拶的我浑身痛难挨,

大堂比如阎王殿火签比如勾魂的牌。

爹呀,娘啊,痛死了我。三魂飞上了望乡台,

陈三两大堂我不要命,混账的老爷听理解,

怎科举来怎会试?你怎做国家栋梁材?

空读书不知礼,枉把纱帽戴起来,

你手按胸口想一想,今日你拶我该不应。

李凤鸣:(白)大胆恶妻,倒与本州讲起理来了,你在大堂,谩骂本州,本州难道拶你不得?

李素萍:(白)你未把官司断公,要把官司断公,哪个大胆谩骂老爷?

李凤鸣:(白)大堂之中有人契,人契上面写得理解,有凭有据,怎说老爷不公?

李素萍:(白)那婚书之上可有红笔圈点?

李凤鸣:(白)无有。

李素萍:(白)官凭印玺?

李凤鸣:(白)也无有。

李素萍:(白)是呀!一无红笔圈点,二无官凭印玺,你说是买得与我,但是你与我做的媒?你与我做的说和?

李凤鸣:(白)这,待我与他盖印。

李素萍:(白)且慢!你盖不得。

李凤鸣:(白)我乃五品知州,难道说就盖不得印玺吗?

李素萍:(白)请问老爷你是那州的州官?

李凤鸣:(白)直隶沧州。

李素萍:(白)那老客是哪里的婚约?

李凤鸣:(白)五定州。

李素萍:(白)是啊,那老客的婚约是在五定州所写,你乃是直隶沧州的州官,你怎样能改的印玺?

李凤鸣:(白)啊,这……

李素萍:(白)老爷,我有话讲。

【魏鹏上。

李凤鸣:(白)大胆的狗头,清晨起来,给老爷送来这个费事,你还有何讲?

魏 鹏:(白)这女子一再不跟老客行走,大约她是不知道那老客的来历吧,那老客家有好地千顷,瓦舍百间,饭到张口,水到伸手,荣华一世,不比她在富春院落水为妓强吗?

李凤鸣:(白)你不是店主人魏朋吗?

魏 鹏:(白)是我。

李凤鸣:(白)你说那老客家有好地千顷,瓦舍百间,享不尽的荣华富有,是吗?

魏 鹏:(白)是呀是呀。

李凤鸣:(白)你看可好吧。

魏 鹏:(白)好,我才叫你去的嘛。

李素萍:(白)既是好,就该叫你姐姐妹妹前去。

魏 鹏:(白)这,这。哎,我给老爷说话哩,跟你说话没有?泄气,老爷,她张口不离五定州,合口不离五定州,你问她,五定州有什么挂念不成吗?

李凤鸣:(白)哼,本州天然知道问,要你多口,下堂!

魏 鹏:(白)是。你知道问,方才怎样不说话呀?真泄气。

李凤鸣:(白)有道理。

陈三两,你张口不离五定州,合口不离五定州,难道五定州你还有什么挂念不成?

李素萍:(白)有我的兄弟。

李凤鸣:(白)哦,我理解了你是有名的妓女,你那兄弟是清贫之家,依你度日也是有的。无妨,无妨,待本州明日把老客的白银断下二百两,与你兄弟糊口也便是了。

李素萍:(白)我那兄弟不是爱财之人。

李凤鸣:(白)哎,全国哪有不爱钱之人哪!哈哈哈!除非咱们做清官之人才不爱钱。哦,是了,你与那兄弟自幼一同,难舍难割,这也不难,待本州明日行一角公函,到五定州把你兄弟唤来,当堂把你姐弟同断于老客,姐弟二人仍可朝夕碰头,你意怎样?

李素萍:(白)只怕你提不动我那兄弟。

李凤鸣:(白)胡讲,我乃五品知州,难道说就提不动焰火妓女一个小弟嘛。

李素萍:(白)我那兄弟还做着官呢。

李凤鸣:(白)怎样,你那兄弟他还做着官呢?哈哈!大明爷的官真是太好做了,焰火妓女的兄弟做起官来了。纵然当官,也不是他娘的什么正派官,但是年年打春的春官?

李素萍:(白)我那兄弟是正派人,做的是正派官。

李凤鸣:(白)是啊,天然是正派人,咱们当官人都是正派的。不正派焉能当官?是了,你是有名的妓女,背着鸨儿今日积存三两,明日积存五两,银钱积存一处,与你那兄弟捐了一个芝麻大的官儿,最大也不过是个司衙,这种官闲差莫说,若遇忙差,活活要把尔的狗腿跑断。本州若是查出焰火妓女的兄弟收支公门,定然重打四十撵出衙去,永不许他当官。

李素萍:(白)这个狗官把我兄弟看得太轻贱了。老爷,我那兄的的官大着呢。

李凤鸣:(白)再大还能是个七品知县?

李素萍:(白)比七品知县还要大。

李凤鸣:(白)你休要小看那七品知县。他乃是万民爸爸妈妈百里之侯,再往上数,便是我堂堂五品知州了。

李素萍:(白)我那兄弟的衙门,比你的衙门还宽,比你的旗杆还要高一点。

李凤鸣:(白)我且问你,难道是皇王钦差?

李素萍:(白)正是皇王钦差。

李凤鸣:(白)你那兄弟哪年中举?哪年会试?哪年下马?家住哪里,姓氏名谁?你若讲的一字不差还则算了,你若一字讲差,我叫你眼下丧身。

李素萍:(白)请听啊。

(唱)甲子年间科得举,己丑年会试在北京,

三篇文章做得好,钦笔点他状元公。

彰德府内把马下,代管这河南八府巡按厅,

要知他是哪一个,陈奎便是他的名。

陈奎状元切莫表,再说二弟王子明。

他原郡山东济南府,为投师来到我院中,

富春园教他三年整,从商会赶考进了京,

一试文卷那中榜眼,皇王榜上第二名。

万岁对他多器重,钦差巡按去山东。

你说我兄弟多轻贱,你就该唤他到堂中。

李凤鸣:

(唱)听她言来吃一惊。

(白)来,将三两暂带堂下。

(接唱)惊煞本州李凤鸣。

只说她焰火妓女多轻贱,谁知她两个兄弟这么凶?

一个是河南八府安查院,一个是巡按山东王子明。

二大人若要知此事,丢官是小活不成。

我只说随便来银二百两,又谁知滔天大祸落身中。

回头再把魏朋叫,(白)带魏朋。

魏 鹏:(白)哎呀,老爷。

李凤鸣:(唱)骂声狗头你个惹祸的精。

(白)大胆的魏朋,糊里模糊把那个女子送上堂,你知道她是什么人?

魏 鹏:(白)一个焰火妓女。

李凤鸣:(白)胡说。她是八府巡按六府钦差陈王二位大人的姐姐到了,打也打了,拶也拶了。久后大人知道,慢说是你的狗命,便是我这五品知州也保它不住。来呀,与我重打他八十。

魏 鹏:(白)慢来慢来,我有下情回禀。

李凤鸣:(白)死在临头,你还有何讲?

魏 鹏:(白)老爷,这个女子说的话不行轻信,想必是陈按台大人进京赶考时,路过五定州,到在她的院中。常言说得好,姑嫂房中无巨细,焰火院中没老少。陈按台叫了她声姐姐,她便顺枝儿往上爬,也回了声弟弟。现在人家是皇王钦差,大人还能想起她吗?慢说是陈按台的姐姐,便是大人你的……

李凤鸣:(白)嗯!

魏 鹏:(白)不不不,便是我魏朋的姐姐,我便是把家产当干卖净,也得把我姐姐赎出,也不能让我姐姐落水为娼啊。这是大老爷你把她打急了,她便成心拿出陈按台吓唬老爷。你要是再打她几下,她敢说是皇王老子的姐姐呢。你能信吗?

李凤鸣:(白)这狗头讲得有理。嗯,滚了出去。

衙 役:(白)滚。

魏 鹏:(白)是非之地,不行久留,赶快回店。

李凤鸣:(白)是啊,慢说是陈王二位大人的姐姐,就比如是我李凤鸣的姐姐,我五品知州不做,也要救我姐姐出苦。嗯,其间定有原因。来,将三两带上来。

衙 役:(白)将陈三两带上来。走。

李凤鸣:(白)你与那陈大人但是同胞姐弟?

李素萍:(白)不是。

李凤鸣:(白)但是表姐弟?

李素萍:(白)不是。

李凤鸣:(白)但是结拜姐弟?

李素萍:(白)不是。

李凤鸣:(白)嘟!一不是同胞姐弟,二不是姑表姐弟,三不是结拜姐弟,清楚是信口雌黄,欺诓官府。这还了得?来呀,与我重打!

李素萍:(白)且慢。老爷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小女子有下情回禀。

李凤鸣:(白)讲。

李素萍:(白)请听。

(唱)陈奎爸爸妈妈早年亡故,孤苦一人流落在五定州。

我见他甚是不幸,那些散碎银子周济与他。

谁知他得了银子并不去置衣护身,买粥糊口,反到长街买书习读。

(白)我一见就知他是个有志气的人,有心满足与他就,想那贩子之中的教书先生,又不过略知些五经四书大学中庸,那里有些广博的常识,慢说教不出什么好学生,纵然教出学生中举得第,也是写贪官蠹役,荼毒生灵之流。我有心亲身经验于他,就背地里增他纹银二百两,叫他自称我同胞兄弟前去相逢,又租了我院西楼书房老鸨儿乃爱才之人。我那兄弟一则聪明过人,二则攻读用心,一年也就成矣。王大人家原居山东济南府。王家大楼,传闻五定州出了文人,到我富春院前去访问,他和陈奎结拜兄弟,一起拜我为师父姐姐。从此我就经验他二人,读起书来了。

(唱)自从五帝和三皇,哪有倡寮开书院。

可笑我焰火陈三两,设馆教读在斗室。

他弟兄苦心把文章望,我日夜教他不嫌忙。

八月中秋会皇乡,北京城里开科场。

他弟兄进京去会试,闻听他得中在皇榜。

陈奎状元钦笔点,王子明恩命榜眼美名扬。

他弟兄比如两只虎,陈三两我比如捕鼠的猫。

猛虎跟着猫学艺,胆大的猫儿把虎教。

翻山跳涧都学会,得第他把我忘了。

大老爷你替我想一想,这样的门徒怎可教。

我比如孤舟顺水漂,船到江心失了槁。

陈三两大堂我心好恼,手指河南骂儿曹。

你们的文章谁教会,你们的功名怎样成。

吃了果子忘了树,好了伤痕忘了疼。

陈三两越说越气愤,一阵阵热血往上涌。

公案下气昏我陈三两。

李凤鸣:(唱)公案上吓坏李凤鸣。(白)快快叫她唤醒。

衙 役:(白)陈三两醒来,醒来。

李凤鸣:(白)陈三两,你为何昏了曩昔。

李素萍:(白)人怕悲伤,树怕刨根。小女子讲到悲伤之处,因而昏了曩昔。

李凤鸣:(白)我想这一女子有些学识也是有的,怎样就自称当今状元的教师。哼,哼,只怕未必,待我考问于她。

陈三两,方才你大吹牛皮,自称才学过人。本州看来,会写歪诗小唱却是有的。若论才学过人只怕未必。本州考问与你可敢答对吗?

李素萍:(白)这个狗官目光短浅,把我陈三两看做什么样人了。老爷,你只管问来吧。

李凤鸣:(白)哎哟,真女子好大的口气,我可要当心了。这诗书礼易,左传,公羊,我从哪里问起呀?

哦,象我家祖传麻衣相书,全国绝无仅有。三两乃是妓女,知道的也不过是风花雪月,哪里知道这个?今日在此公堂,本州要占一个上峰,也好壮一壮堂威。来!

衙 役:(白)有!

李凤鸣:(白)将本州的麻衣相书取来。

衙 役:(白)是。

李凤鸣:(白)陈三两,本州问你麻衣相书,可敢答对吗?

李素萍:(白)啊,麻衣相书。麻衣相书乃我李家祖传绝技,他怎会晓知?难道他,他是我那兄弟李凤鸣不成?

李凤鸣:(白)难道你孤陋寡闻,不勇于本周答对吗?

李素萍:(白)哼,这个狗官倒得意洋洋起来了。老爷只管问来,小女子略知一二。

衙 役:(白)报。相书取到。

李凤鸣:(白)陈三两,我来问你,这相书头一篇讲的什么?

李素萍:(白)也不过讲的人之表里五行,三庭五官罢了。

李凤鸣:(白)何为内五行? 李素萍:(白)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。

李凤鸣:(白)何为外五行? 李素萍:(白)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。

李凤鸣:(白)何为五官?

李素萍:(白)眉为保寿官,眼为检察官,耳为采听官,鼻为出纳官,口为申辩官。

李凤鸣:(白)何为三庭?

李素萍:(白)顶为上庭,鼻为中庭,下巴为下庭。若以天而论,则天为上庭,人为中庭,地为下庭。

李凤鸣:(白)胡说,我与你论的相术,哪个与你讲天论地不成?

李素萍:(白)人怎样不能比天?

李凤鸣:(白)人怎能比天?

李素萍:(白)人为万物之灵,怎样不能比天?

李凤鸣:(白) 李素萍:(白)

天有满天星斗, 人有周身汗毛。

天有日月, 人有双目。

天有江河周流, 人有血脉贯穿。

江河不流则壅, 血脉不流则变。

天有雷霆, 人有咽喉。

天有四季, 人有四肢。

天有八节, 人有八字。

天有风, 人有气。

天有雨, 人有泪。

天有不测风云, 人有旦夕祸福。

李凤鸣:(白)啊,怪呀!

(唱)麻衣相书她通晓,倒叫本州吃一惊。

论相术如同我姐姐到,如同我姐姐李淑萍。

(白)听女子所言与我家祖传麻衣相书一字不差。难道她是我十二年前别离的姐姐吗?想我姐姐七岁入学,双手能写梅花篆字,待我打听于她。

三两,你自称才学过人,或许劳作你的贵笔写字么?

李素萍:(白)写的欠好,只怕老爷见笑。

李凤鸣:(白)不用太谦,来人。看笔墨纸砚,叫她写于我看。

李素萍:(白)请老爷再赐竹笔一枝。

李凤鸣:(白)再要一枝何用?

李素萍:(白)小女子自幼习书,双手能写梅花篆字。

李凤鸣:(白)啊,双手写字。来。

衙 役:(白)有。

李凤鸣:(白)再与她一枝。

【由此转入写梅花篆字

李素萍:

(唱)小小七寸管,几根细毫毛。

流落赃官手,亚赛杀人的刀。

这只笔是谁形成,落在模糊衙门中,

别看你短短七寸管,不知仍是多少好佣钱。

为人若把清官做,下笔千言神鬼惊。

为人若把赃官做,提笔在手他心内惊。

左面一撇不成字,右边一撇人字成,

尊声大老爷你昂首看,

李凤鸣:(白)那是一个人字。

李素萍:(唱)人到难处痛伤情,

人字两头点两点,匆促我把火字成。

有学识的老爷你昂首看,

李凤鸣:(白)那是一个火字。

李素萍:(唱)火字下边添个口,

李凤鸣:(白)那是一个谷字。

李素萍:(唱)小女子落在幽谷之中。谷字上边加宝盖,

李凤鸣:(白)那是一个容字。

李素萍:(唱)大老爷该容情为什么不容情?

李凤鸣:

(唱)啊,一见字体好心急,莫不是我姐姐李凤萍。

下堂我把姐姐认,不行,事要三思而后行。

(白)全国之大,无奇不有,难道只要我姐姐会写梅花篆字?他人就不会吗。大堂之上,众目之下,我乃堂堂五品知州,若错认一个焰火女子为姐姐,岂不落个大大的笑话。待我问她家住哪里,姓氏名谁,再作计较。

三两,你是自幼焰火,仍是半路焰火?

李素萍:(白)半路焰火。

李凤鸣:(白)你可知你寓居哪里,姓氏名谁。你若见得清楚,本州自有公评。

李素萍:(白)这位老爷苦苦盘查与我,难道他真是我那弟弟李凤鸣吗。待我在堂上把我兄弟的奶名,呼他一呼,喊他一喊,他若惊扰必是我兄弟无疑了。

老爷问起我身家姓名,我倒想起一个人来了。

李凤鸣:(白)想起那一个?

李素萍:(白)想起我那兄弟陶哥儿来了。

李凤鸣:(白)哎呀!

李素萍:(白)老爷,你怎样样了。

李凤鸣:(白)无妨事,无妨事。老爷问案坐久,身体疲倦,打了一个暗斗。本州为国家重臣,理应为民请命,怕什么劳累,不用慌张。三两,往下讲来。

李素萍:(白)嗯,这一下我就理解了!

李凤鸣:(白)你理解什么?

李素萍:(白)我理解大老爷,你是个大大的清官哪。

李凤鸣:(白)往下讲来。

李素萍:听啊,

(唱)家住山东在临清,李家大寨有门厅。

老爹名九经曾中举,老母亲所生俺姐弟人二名。

我名就叫素萍女,我小兄弟奶名叫陶哥儿,台甫李……

李凤鸣:(白)两厢退下。

李素萍:(白)他叫李什么?

李素萍:(白)他叫李凤鸣啊。

(唱)只因爹爹得中皇榜,奸贼刘瑾贪赃纳贿,

将文凭转卖他人,二爹娘双双气死在报恩寺内,无钱掩埋。

不幸俺姐弟在北京城内。昂首叫天天不语,垂头呼地地不应。

小女子我万般无奈,我才把本身买,唉,我把本身卖了。

(唱)爹娘死无钱去埋殡,无奈何头插草标卖本身。

悲切切我安闲大街站,只来了买我的,他言说他也是临清人。

身价银只卖了二百两,百两纹银葬双亲。

百两银交与寺内老方丈,为我的兄弟读书文。

劝兄弟奋发读书把功用,千万不要虚度光阴。

但等能有出面的日,你再来换回姐姐的身。

实盼望随那人回故乡,哪意料他把我卖到了富春院。

我从此落个焰火人。我的大老爷呀,你看我心疼不心疼。

李凤鸣:

(唱)听她言来痛煞人,果是我姐姐到衙门。

分手后各州府县把姐找,流离失所到现在。

背地里只把自己恨,好不应贪赃二百银。

悔不应公堂把刑动,一阵阵,我的姐姐,好心疼哪。

匆促下堂把姐认。姐姐,兄弟跪死在地埃尘。

李素萍:(白)这位大老爷你好生古怪,怎样喊起我姐姐来了?小女子真实担当不起。

李凤鸣:(白)姐姐!姐姐你把我忘记了。咱本是一母同胞人。

李素萍:(白)我的大老爷啊。

李凤鸣:(白)姐姐。

李素萍:(白)你可不要错认。俺李家没有你这样的人。

李凤鸣:(白)姐姐。

(唱)我是你的亲兄弟,北京分手各西东,

最初你卖身为的我,你为小弟遭受痛苦情,

感恩寺内读孔孟,返身跳进门中。

现在咱兄弟重相逢,我千呼万唤你咋不应声?

李素萍:

(唱)你板子打来,拶子拶,我手也痛来心也痛,你叫我怎说话我怎应声?

李凤鸣:

(唱)大堂不知是姐姐到,不知三两是李素萍。

大堂要知是姐姐到,姐姐!天大胆也不敢动大刑。

李素萍:

(唱)谁人不是爸爸妈妈养?谁的皮肉不知痛?

若无有兄弟把官做,活该屈死在大堂中。

刘瑾贼贪赃把法卖,还得咱举家遭受痛苦情。

现在你把刘瑾学,他人遭受痛苦与咱同,

最初怎样经验你?你还敢贪赃,你害佣钱啊。

李凤鸣:

(唱)小弟我直隶沧州把民训,并没有贪赃卖法害佣钱。

今日里公堂把你审,并没有贪心那老客的银。

李素萍:(唱)分明你贪心脏银二百两,我的好兄弟。

李凤鸣:(白)姐姐!

李素萍:(唱)审得我起死回生,我不像人。

李凤鸣:(唱)千错万错我的错,万望姐姐把弟容。

李素萍:(唱)像你这官高实力重,在我这焰火妓女面前,你求的什么情?

李凤鸣:(白)姐姐!

衙 役:(白)禀老爷!八府巡按陈大人已到,十里亭前下马,命大人速去接驾,一步去迟,提头来见。

李素萍:(白)啊,好哇,小陶哥,这便是你的催命鬼到了。

(唱)一传闻陈奎他来到,倒叫三两我喜眉梢。

这个冤仇就要报,小陶哥,你贪赃卖法罪难逃。

李凤鸣:

(唱)一见姐姐怒气冲,吓得凤鸣头发蒙。

今日大人他来到,五品知州做不成,

丢官撤职是小事,免不得铜铡血染红。

不幸我一时做错事,万望绕我活姓名。

我跪着姐姐苦哀告。

李素萍:(唱)听见全当没听清。

(白)不用多言,换班头来见。班头来见。

班 头:(白)有。见过来也。

衙 役:(白)快于官姑叩头。

班 头:(白)叩见官姑。

李素萍:(白)二位请起。二位都叫什么姓名?

衙 役:(白)我叫周成。

班 头:(白)我叫李智。

李素萍:(白)我有一事奉托二位。

衙役、班头:(白)请官姑叮咛。

李素萍:(白)恁速去十里长亭,见了陈奎大人拦道呼怨,恁就说五定州富春院,有一焰火妓女陈三两再次州官衙内受审,叫他速来见我。

衙 役:(白)这。

李素萍:(白)快去。

衙 役:(白)是。

李素萍:(白)恕尔不息一旁等,单等着老爷你再动刑。

李凤鸣:姐姐!姐姐!

(唱)姐姐仍是禁绝情,大人有到在长亭,

我若一步去迟慢,接驾去迟罪不清。

罢罢罢,先把大人接。

【陈奎上场

陈 奎:(白)大胆的州官李凤鸣,为何迟迟不出城迎候难道有意轻视本院不成?!

李凤鸣:(白)下官不敢,下官不敢。

李凤鸣:(白)嘿嘿嘿!谅你也不敢,站个曩昔。我来问你,我那恩姐陈三两现在哪里?

李凤鸣:(白)现在大堂。

陈 奎:(白)领路。

李凤鸣:(白)是。

陈 奎:(白)恩姐,拜见恩姐。下跪何人?

李素萍:(白)小弟陈奎。但是当年的陈奎?仍是今日的陈奎?

陈 奎:(白)姐姐这是何意啊?

李素萍:(白)要是当年的陈奎,为姐就受得起你这一拜,要是今日的陈奎,为姐就受不起你这一拜了。

陈 奎:(白)小弟是当年的陈奎。

李素萍:(白)贤弟翻山越岭,身体疲倦,不要跪着,请起叙谈。

陈 奎:(白)多谢恩姐。看座。

李素萍:(白)贤弟你也坐下。

陈 奎:(白)是。

李素萍:(白)这位大老爷你也请起来吧,不要伤了你的贵体呀。

陈 奎:(白)啊,恩姐,俺兄弟二人进京得中之后,曾差人前去连夜报喜,言说姐姐不在尘世,俺兄弟沉痛万分,愿望五定州探明真情,怎奈身受皇禄不能离朝,此番奉旨离京,定往五定州探明姐姐下落,不想在此相见了。

李素萍:(白)为姐在院中也是整天悬念,一日鸨儿上楼拿了信件一封,现带在姐姐身边,贤弟请看。

陈 奎:(白)啊,这信这乃是一封假信,看将起来定是鸨儿从中作怪,为姐看到笔体原也不信,怎奈无法与她争论,故而留在身边作为凭据。

陈 奎:(白)但不知恩姐来到这沧州地上为何哪?

李素萍:(白)为姐在此州官衙内打起官司来了。

陈 奎:(白)姐姐,打的是什么官司。

李素萍:贤弟呀!

(唱)怨恨鸨儿心不正,她把姐姐卖出院中,

那老客年已六十零,我怎能同他一路行。

使足银钱把我告,把姐姐抓在大堂中,

这狗官贪婪受了贿,严刑拷感动起刑,

丙辰审到午时正,审得我起死回生冒血红。

文兄弟可有纹银两,你借给姐姐银几封,

送给这位大老爷,也以免姐姐我再受刑。

陈 奎:(白)好恼!

李凤鸣:(白)哎呀大人。

陈 奎:

(唱)听罢言来怒气冲。狗官!我连把狗官你骂几声,

出京来我带了三口铜铡两口剑,叫你狗官先试刑。

升堂我把狗官审。

众衙役:(白)威!

李凤鸣:(白)拜见大人。

陈 奎:

(唱)你枉围玉带穿大红,你胆敢贪婪把法卖,

贪心银两害佣钱,官职革掉推出斩!

李凤鸣:(白)姐姐!

陈 奎:(白)啊?倒叫本院心不明。这一赃官口称姐姐是何原因?

李素萍:贤弟呀,

(唱)他虽是我的同胞弟,现已别离各西东,

最初怎样经验他,为国效力除奸佞,

金石良言都忘净,胆敢贪赃害佣钱。

我为他长街把身卖,我为他更姓又改名,

我为他受尽人世苦,我为他落个败门风。

现在他把高官做,贪赃卖法你辱祖先。

我甘愿李门都死净,也不让万古千秋落臭名。

陈 奎;

(唱)又听恩姐讲一遍,倒叫本院难开言。

凤鸣违法本该斩。斩了她,绝了你们的晚辈男。

下堂我把恩姐劝。退堂。

众衙役:(白)威!(齐下)

陈 奎:

(唱)宽恕他年幼初任官。

李凤鸣:

(唱)今日要把为弟斩,从往后绝了咱家的晚辈男。

望姐姐看在爹娘面,我哩早死的爹娘啊,啊,爹娘啊。

陈 奎:(白)小弟大胆进一言。姐姐,凤鸣违法,理该斩首。念他年幼,手足之重,饶他不死,但要重办与他,还望恩姐开恩。

李素萍:(白)听凭贤弟发落。

陈 奎:(白)多谢恩姐。凤鸣听着。

李凤鸣:(白)大人。

陈 奎:(白)姐姐开恩,饶你不死,革去官职,脏银没收,留在察院听用,站了曩昔。

李凤鸣:(白)谢大人。

陈 奎:(白)啊,恩姐,明日小弟差人缉捕鸨儿到来,与恩姐报仇雪耻也便是了。

李素萍:(白)托付贤弟。

陈 奎:(白)姐姐请按察院安歇。

李素萍:(白)贤弟,请。

(全剧完)

(2013年12月12日唐小宝洛阳收拾)

本文《崔派《陈三两爬堂》剧本 》地址:https://www.pxm8ez.com/xiqudaquan/yuju/mingpian/3275.html

上一篇:《打金枝》唱词金钟响玉磬催忙把驾起 下一篇:《打金枝》唱词小小的郭暧太无理
manbetx体育网微信大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