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拜访manbetx体育网
听戏看戏学唱戏就上manbetx体育网!
当时方位:主页 > 戏剧大全 > 大全 > 名篇 >

《花为媒》 - 剧本

花 为 媒

()

人 物:张五可、张父、张母、李月娥、李父、李母、贾俊英、王俊卿、王父、王母、阮妈、二大娘等

[阮妈、二大娘从两头进场,互拜,边扭边唱]

阮 妈:(唱)天上无云不下雨!

二大娘:(唱)地下无媒不成婚!

阮 妈:(唱)满意的女婿还要自己找!

二大娘:(唱)我们做媒的只能够牵红绳!

阮 妈:(唱)一个私赠红玫瑰!

二大娘:(唱)一个罗帕订终身!

阮妈、二大娘:(合唱)你我不打不相识,

他们却双拜花堂结成亲!

阮 妈:(数板)她二大娘你可真会瞎胡闹,

这件事差点儿弄一个哈哈笑!(二大娘笑)

李月娥、张五可,

给他们两家保媒的都是我!

二大娘:(数板)阮妈妈你听我夸,

让我先说李家一枝花。

先说李家一枝花呀![二人耍烟斗

[李月娥家,李月娥绣花

李月娥:(唱)绣算了绿线绣红线,

香罗帕银针上下穿。

李月娥独坐闺房不住地盼,

盼到今日我是多么样的喜爱。

今日我到舅舅家中去拜寿,

喜的是又看见俊卿,

我们离别已三年。

表姐弟从幼小儿,

青梅竹马情深意远,

他有心我有意,

他心我意紧相连。

自别后常怀念,

女儿家衷肠话我们能对谁言。

说不尽心思有千万,

这才是别时简单见时难。

盼的是这一日,

怕的是这一天,

盼的是重相见,

怕的是意难宣。

绣一条香罗帕,

把我的心意传。

罗帕上不把其他绣,

单绣那同根同叶同生同长

水灵灵的一对并蒂莲

并蒂莲!

[李母提蓝上

李母:月娥,拾掇好了吗?

(唱)准备好新鲜的瓜果寿桃寿面,

看见我的闺女还没拾掇完哪!

我匆促

开开锁来翻开柜我把衣裳找,

拿出一套绣花裙子绣花袄,

还有那红花绿叶新衣衫,[月娥拿衣衫下

我的闺女擦脂抹粉

描眉画鬓巧装扮哪![月娥换好上

赛过嫦娥不让西施

气死美貂婵啊!

[李父上

李父:究竟走不走啊,还有完没完啊?

李母:完了完了!

李父:(拿起月娥的绣花罗帕)这是什么?(月娥抢过)月娥,我看看。(月娥围桌而走,李茂林在后追)

月娥……[李母掐腰冲李父

李母:你究竟走不走啊?

李父:我倒不走啦?

(唱)生来不把其他怨,

怨的是女性出门你们太费事,

怎样那么烦怎样那么烦,

早就应该走还得等半响,

磨磨蹭蹭蹭蹭磨磨

没有个完没有个完。

我实在是烦!(回头,看向两母女)

月娥:爹,我们走吧。

李父:慢着!回来!月娥,你也长大了,这次到你舅舅家拜寿,要知道,行不动腿,笑不露齿,像个女孩子样,方明显我们是诗书门弟,有教养的人家。

[王俊青家,两对配偶上,给王父、王母行礼,王父、王母:“多谢多谢”!众:“给您道喜”!家院内喊:“姑老爷、姑太太到”!二人互道:“侄女来了!”李茂林一家上,给二人道喜。

李父:姐丈到此,率妻王氏,其女月娥前来拜寿,祝贺祝贺!

王父、王母:多谢姐丈!请坐请坐!

李母:兄弟、弟妹请坐![世人皆坐

王父:俊卿![俊卿内道:“来了”,上

王父:俊卿,见过你姑父姑母!

俊卿:参拜姑父、姑母!

李母:哟,这孩子可真长长进喽,行了行了行了,月娥,见过你舅父舅母。

月娥:参拜舅父舅母!

王父、王母:算了!俊卿,见过你表姐!

俊卿:是……表姐!

月娥:表弟![二人互看,越来越近,李父咳一声,站起

王母:真是越长越美丽的多娜啦![二人骤分,贾俊英拿寿联上

俊英:(唱)春色好百花开良辰美景,

上堂来为姨父叩贺千春。

姨父姨母在上,甥儿贾俊英拜寿。

王父、王母:甥儿免了![贾俊英拜

俊英:(翻开寿联)祝二位大人

(唱)寿比南山堆翠锦,

福如东海水波腾,

海枯石烂呈欢庆,

齐眉福寿庆泰平。[把寿联给王父

李父:此子文质彬彬,谦恭有礼,他……

王父:乃是我媳妇的外男,贾俊英在此

王父:见过你家姑父、姑母。

俊英:拜见姑父、姑母。

李父、李母:算了算了!

李父:(对李母)这孩子不坏![李母允许

王父:俊英,少时用席你要陪你家姑父姑母多饮几杯!

俊英:儿遵命![内喊:“上席”!王父王母与李父、李母相让着走出

王父:(对王母)俊卿呢?

李父:(对李母)月娥呢?[月娥上

月娥:(唱)欢笑一堂喜气浓,

与表弟今日喜相逢,(王俊卿上)

遵父教人前要严肃,

我背人偷看王俊卿。

三年前……

俊卿:(唱)三年前与表姐

青梅竹马年少的情形

一瞬时出现到我的心中

同读书同习字,

我们朝朝暮暮不离形影,

想起来情牵意秉难忘难扔,

到现在……

月娥:(唱)到现在可贵姐弟重相见,

好一个风流潇洒俊墨客,

举动温文貌规矩,

眼含秋水满面春风,

我这时看他他看我,

我二人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俊卿:(唱)见表姐秋波悠扬含心意,

面似桃花百媚生,

好简单此刻得接近,

话到舌边难启唇。

这……这气候真是好

月娥:(唱)无雨又无风。

俊卿:(唱)可真急死我。

月娥:(唱)我心里直扑腾。

俊卿:表姐?

月娥:(唱)表弟何言来动问?

俊卿:我爱表姐……

(唱)你的花手巾。

月娥:(唱)三年来未通音和信,

绣一对莲花表寸心。

俊卿:(唱)这一朵莲花是表姐。

月娥:(唱)这一朵莲花是俊卿。

俊卿:(唱)假使有缘结秦晋

月娥:(唱)与表弟,

俊卿:(唱)与表姐。

月娥、俊卿:(唱)莲花并蒂不离分。[二人下,李父与李母上

李父:太不像话了!

李母:老头子,我们但是作客呢,有吃有喝的你可别找别扭。

李父:我就要找别扭,就要跟你找别扭。这是你教育的好女儿。

李母:怎样啦?

李父:顺着我的手儿瞧……[月娥与俊卿戏耍,李母笑

就这样拉拉扯扯,这成什么体统?

李母:有什么了不得?他们是表姐和表弟。

李父:呸!快把手绢给我要回来。

李母:老爷子,别那么小气好欠好,一条手绢算得了什么呀!

李父:你懂什么呀,男女授受不亲!

李母:什么不亲哪?他们是表姐和表弟。正是亲上加亲。

李父:住口!男的和女的不能在一块。

李母:那你怎样老跟着我呢?[李父被问住

李父:快把月娥给我叫过来。

李母:我不论!

李父:不论?我管![追向月娥二人,李母把他拉住

李母:老爷子,今儿是我弟弟过生日,我们可找顺气啊![为李父抚胸

李父:我非把他捉住不可![王父王母上

王父、王母:姐丈快快喝酒啊?

李父:饱了!

王父、王母:这是为何?

李父:问你那好儿子去吧!

李母:怎样了这是没结没完的![李父捉住李母手:“走!”王父王母在后:“姐丈”!]

[厅堂内姐弟二人正在说话,世人上

李父:(捉住月娥的手)走![李父一家走,王父王母追上:“姐姐”,李母边走边说:“回去吧回去吧!”]

王父:哼!你这个奴才,看把你姑父姑母气的那个样儿!

王母:唉,你休要责怪与你,都怪你那姐丈脾气,故意地死板了!

王父:你怎样能够这样说话呀?这都是你呀养的好儿子呀!

王母:有其父必有其子!

王父:荒谬绝伦!

俊卿:母亲?

王母:从速回房去吧![王父与俊卿下,阮妈跑上

阮妈:王太太,我来晚了!我给您道喜了!

王母:阮妈妈来了,阮妈妈请坐!

阮妈:不不不!您坐着![王母叹息

阮妈:哟,今日是老爷子的生日啊,大喜的日子,干什么那么长吁短叹的?

王母:阮妈妈,只因我那娇儿人大心大,要给他配上一个媳妇才是呀!

阮妈:哎哟,便是为了这个呀,这可太巧了。我今日到您这儿,一来拜寿,二来正是为了大相公的婚事。

王母:但不知是哪一家呀?

阮妈:便是那张程的姑娘张五可。嘿,这小孩长的是如花似玉,跟你们大相公可真是天然生成的一对呀。

王母:果真如此,那你就给我两家促成促成!成吗?

阮妈:成!您定心,这就比如那粘米面包饺子,我一捏就成!

[张家厅堂

张父:阮妈妈,此乃是婚姻大事,要与女儿协商协商呀!

阮妈:得了吧,您贵寓的四位小姐,还不都是我给保的媒吗?我看你们二老啊,作得了主。

张母:啊阮妈妈啊来!(阮妈上前)这五可与她们不同啊!

张父:是啊,阮妈妈,她的事,我们欠好管哪!这是她的终身大事,她说成果成,她说不成么……

阮妈:那就谁说成也不成!

张父、张母:是啊!

阮妈:就这么凶猛?(张母允许)

阮妈:这么着,把五姑娘请出来,我们商议商议!

张父:也好![上前欲唤,芳华上

芳华:启禀老爷、夫人,我们五姑娘正在花园赏花哪!

[花园内,张五可上

五可:(唱)玫瑰花开色彩鲜,

梨花赛雪满栏杆,

百花园里花正艳,

蜜蜂儿蝴蝶儿飘动在花前。

我张家姐妹有五个,

五朵鲜花肩挨着肩。

只由于女大都当嫁,

四位姐姐

风流云散各自配姻缘,

撇下我

张五可闺中孤寂无人伴,

怕的是春去百花残,

粉皮墙锁深深怨,

孤负了日暖风和四月天,

闷坏了女婵娟。

[芳华上,

芳华:启禀小姐,老爷夫人有请。

五可:说我就到。[厅堂

芳华:老爷夫人,五姑娘来了。

张父、张母:五儿来了。[张五可上

五可:爹娘万福!

张父、张母:五儿少礼,一旁坐下。

五可:儿告座![阮妈上前行礼

阮妈:五姑娘您好!

五可:阮妈妈你好!

阮妈:我好!

五可:阮妈来了!

阮妈:来了!

五可:(小声地)请坐。

阮妈:成,我就撂这儿。[在五可对面坐下,吸烟

张母:阮妈妈,您……[向阮妈暗示,阮妈朝五可撅嘴向张母暗示

张母:啊,儿啊,阮妈妈她……[不知怎样说起,张父笑

张父:(上前)儿啊,阮妈妈与你提亲来了。说的是王少安之子,名叫俊卿,儿啊,你是乐意仍是不乐意呀,啊?

张母:(上前)儿呀,你告知为娘,你却是乐意呀仍是不乐意呀?(对阮妈)阮妈妈,我那女儿一言不发,她是不乐意呀![阮妈把张母叫过一旁

阮妈:老夫人,那是假的,人家姑娘可老大不小的了,您那么问人家,人家怎样好意思说:妈,我乐意;妈,我不乐意。那话让人家怎样说呀?

张母:那要怎样讲呀?

阮妈:说那话那得绕着弯地说。

张母:哟……[用手绕圈

阮妈:唉![张母上前

张母:儿啊,你……[不知怎样说,回身向阮妈,

阮妈:(笑)仍是让我来吧!(上前)我说五姑娘,我给您说的婚事,便是王少安的儿子王俊卿!您要是乐意呢就冲我这么一笑,要是不乐意就把小嘴这么一撅,员外夫人来,我们看着。

[世人上前看五可假意撅嘴后笑

阮妈:笑了笑,行了行了,乐意了乐意了!

[王俊卿家

俊卿:不乐意不乐意,我不要张五可。

阮妈:哎呀,大相公,您可真是个没福的人哪,那张五可长的就甭儿提多美观啦,那真是心又灵,手又巧,又有才,又有貌,身段又修长。你打着灯笼也没处找去!

俊卿:什么没处找,她心不灵,手不巧,貌丑无才身段不修长!我,不要!

阮妈:不要她你要谁呀?

俊卿:我要表姐![拿出罗帕看,阮妈拿烟斗挑起看,被俊卿抢过

阮妈:(问王父)他表姐是谁呀?

王父:便是我姐丈李茂林之女。

阮妈:哟!便是李老头的闺女李月娥呀!

王父:是啊![阮妈若有所思:“噢”

俊卿:(站起向母亲)母亲!母亲……

王母:已然娇儿不愿,我看就依从他吧!

王父:唉,怎奈姐丈为人死板,只恐他不会容许。

俊卿:会容许的!会容许的!

王母:如若不然叫阮妈前去说合说合,我想阮妈能说会道,姐丈他会容许的。[向王父暗示找阮妈

王父:阮妈妈,你就辛苦一趟吧!

阮妈:那人家老张家婚事算黄了?

王母:也只好如此。

王父:只好如此。

阮妈:就说您这事儿办的。

王父王母:阮妈妈,您辛苦一趟吧!

阮妈:好吧,那我就先上老张家退亲去。

[五可绣楼

五可:太阳一出红满楼,清晨喜鹊上枝头。今早喜鹊当头,难道我与王俊卿的婚事准能成果。

(唱)早传闻王俊卿人才外表,

深居在绣楼上见他不着。

好一似银河隔阻无有通道,

愿阮妈

能给我们搭上这座顺心桥。[芳华上

芳华:小姐,阮妈来了。

五可:阮妈来了。不知婚事怎样?

芳华:您猜呢?

五可:十有八九吧!(手势)

芳华:婚事不成了。

五可:哼,哪儿能不成哪。

芳华:(行礼)启禀小姐,真的不成了。

五可:因何不成哪?

芳华:我不敢讲,怕姑娘见怪。

五可:姑娘不见怪。

芳华:姑娘,听:那五俊卿说你,心不灵,手不巧,貌丑无才,身段不修长。[五可手指芳华,芳华退下

五可:(唱)听此言不由我心中气恼,

王俊卿大不应将我笑嘲。

想必是自己难辨拙与巧,

我何不对菱花自作琢磨。

[芳华上

五可:将菱花备好。

芳华:是![芳华备好菱花,翻开窗布

芳华:小姐,菱花备好。

五可:退下。[芳华下

五可:(唱)慢闪秋波细心观瞧,

见自己生来的俊,

恰似鲜花相同娇。

头上的青丝发乌光闪烁,

插一枝红玫瑰紧压着鬓梢。

面似芙蓉眉如新月耳如元宝,

鼻如悬胆齿如扁贝,

我这口似樱桃,

水灵灵一双杏眼似笑非笑,

翠耳环戴两头临风就摆摇。

上身穿姑苏绣靠身小袄,

紧裹着这一掐柳树细腰,

八福裙腰间系珠围翠绕,

轻移步慢回身裙带飘飘。

对菱花细心照我样样都好,

真好象九天仙女下云霄。

[左照右看

你怎样长得这么美观呢,嗯?你长得这么美观,那王俊卿怎样就不要你呢?哼,你是“老王卖瓜,自我吹嘘”。

(唱)越看越想心越恼,

推倒菱花不再瞧,

怒冲冲我把芳华叫。[芳华上

唤阮妈上楼问根苗。

芳华:小姐,阮妈她早走了。

五可:她到哪里去了?

芳华:那……那王俊卿爱上他的表姐李月娥,阮妈又到李家说媒去了。

[李月娥家

阮妈:对!亲闺女嫁给亲侄子,过得门去有人疼,没气受。

李母:哟,谁说不是哟。俊卿这个孩子从小我看着长大的,我呀,顶喜爱他喽!

[二人到月娥左右,月娥害臊,二人瞧着她,笑

阮妈:(见李母大笑)留心,差气儿!(李母捂肚子)来了!

李母:阮妈,妹子,你可真会办事儿啊,你可不知道啊,我们月娥从小跟她表弟可投合了。

阮妈:那就更好了。

李母:好,我们就这么办。你给王家话,就说我乐意!啊!

阮妈:那我走了。(刚走一步停住)这事得跟老爷子商议……(被李母暗示禁声

李母:小点儿声,这件事可不能告知老头子知道。[李父上,听

阮妈:哎呀,这事你不跟他商……

李母:别!这事儿得先斩后奏,办了再说。要是跟他商议,婚事就甭计划成。

阮妈:行吗?

李母:行!

阮妈:你可作的了主?

李母:作的了主!

阮妈:那我可说走就走。

李母:快走,他念书呢,他一念起书来就什么也不论,什么也听不见。[阮妈要走

李父:呆着!谁说我没听见!

阮妈:老爷子,您好。

李父:欠好!

李母:老爷子……

李父:谁说我什么也不论,先斩后奏,你好斗胆!没有我的话,谁来说媒也不可。

李母:老爷子,别生气,有话我们慢慢地说。你说,俊卿这个孩子,他怎样就欠好呢?

李父:哼,这个小畜生,行为放纵,短少教养。举动轻狂,目无尊长。叫他上周围凉爽凉爽去!

李母:我才不那么看呢,这个孩子见人亲近,待人识广,生的聪明,长的美丽,我乐意。

李父:你乐意行吗?

李母:怎样不可啦?闺女是我养的!

李父:我是一家之主!

李母:这家我撑半个天!

李父:你阴天!

阮妈:(劝)哎呀,这是干什么呀?

李父:你说了不算。我说行才行,我说不可,谁说行也不可。

李母:不可也得行!

李父:呸!我这树根不动换,你这树梢白摇换!

李母:(比手)这把斧子就专砍你这树根!

李父:你敢!

李母:我就敢!

李父:你敢!

李母:我就敢!

阮妈:老爷子,那可就不对了,我今儿来但是给您闺女找婆家,可不是给您找婆家,到哪都得说得出去!

李父:认得我是谁吗?

阮妈:您是干什么的?

李父:我是爸爸!

阮妈:谁的爸爸!

李父:我是孩子的爸爸!

阮妈:说清楚点儿!

李母:我是孩子的妈!我乐意啦!

李父:我是孩子的爸爸,我不乐意![踩着了阮妈的脚

阮妈:(抚脚)哎哟,这是怎样啦?得了得了都看我吧!

李父:不看你还打不起来呢!

阮妈:这是干什么?我可不会打架!

李父:对,我是知书达理圣人的门徒,历来不会打架,我告知你,你可别把我惹翻了,惹翻了得谁打谁!

阮妈:你敢!

李父:有什么不敢的!

阮妈:咱这生意不成善良在!

李父:谁跟你讲生意呢!

阮妈:你不能张口谩骂!

李父:从往后,我这门口禁绝你来!

阮妈:我不来就不来!

李父:你走!……

阮妈:你还不错的呢!我给你保媒还保错了呢![气冲冲下,李母追出

李母:他阮大嫂……(对李父)好你个老东西,今儿我跟你拼了![拿条帚打李父:“你跑!”月娥上

李父:圣道不经,此乃天之伤我文雅也!

李母:气死我喽!

月娥:(哭)表弟!

[俊卿家,俊卿呈病状

俊卿:(看罗帕)表姐![俊英上

俊英:表兄!表兄!

俊卿:(看罗帕再看俊英)表姐!

俊英:(被吓撤退)啊!

阮妈:(对王母)坏了,连男女可都不分啦!

王母:儿啊,这是你表弟贾俊英!是你表弟![俊卿细心看

俊卿:表弟!

俊英:表兄!

俊卿:(唱)自那日宴席间情牵一线,

整天里思表姐意情连绵,

看起来与月娥难成姻眷,

因而上愁成病奄奄一息。

王母:啊阮妈妈,想想方法救救他才是啊!

阮妈:人家张家五姑娘长得多美观呢,他不要,非要他表姐。李老头又不容许,您说,让我有什么法子?

俊英:唉,阮妈妈,已然是张家小姐生得貌美,何不请到家中,让表兄亲眼看上一看哪!

阮妈:嘿嘿,您到想的好哇,人家是我们的五小姐,您深思我们这是买牲口呢,随便地拉过来牵过去的瞧瞧,计划相看人家,到人家贵寓去看去!

王母:我儿病体沉重,怎样去得?

俊英:是啊!表兄病体沉重,不能前去!

阮妈:那就找谁替代相相![俊卿嗟叹

王母:啊阮妈妈,我儿的病……

俊英:想想方法才是啊![阮妈看到俊英,心生一计,与王母耳语

王母:使得的?

阮妈:使的!(对俊英)二相公您请过来,从速,拾掇拾掇,换上一件好衣裳,到张家的后花园,从角门进去,往东走,往南拐,拐到西头,往北一出溜儿,我在假山石后大树边等着你!

俊英:等我作什么?

阮妈:替你的表兄相亲去!

俊英:怎样,要我替代相亲?

阮妈:替代相亲!

俊英:啊姨母,这可使不得!

王母:为你表兄看病,使得的!

阮妈:使的使的!

俊英:使不得,使不得![俊卿嗟叹

俊英:怎样?使得?

阮妈:使的,我到头边等您啊!

[五可绣楼,芳华上

芳华:启禀小姐,阮妈求见。

五可:不见![芳华欲走

五可:回来,唤阮妈来见。

芳华:是。(对楼下)阮妈,姑娘叫你哪。

阮妈:来了。(上)参拜五姑娘。[五可冷眼看阮妈

五可:算了。

阮妈:五姑娘可好?

五可:阮妈来了。

阮妈:来了。

五可:(冷冷地)请坐。

阮妈:唉!(寻觅坐,见没有)成,我就站着儿吧。

五可:哼。

阮妈:哟,姑娘,您为什么叹息呀?[五可站起,冷对阮妈:“哼”,芳华拉过阮妈

芳华:五姑娘有心思在怀。

阮妈:(对五可)姑娘,我们到花园散散心去呀?(五可瞪阮妈)花园的花儿开的可美观啦。去吧,嗯?[五可被逗笑

五可:芳华。

芳华:有。

五可:退下。

芳华:是!

五可:阮妈妈。

阮妈:有。

五可:领路了。

阮妈:晓得了。

五可:(唱)张五可未下楼先把衣整,

叫一声阮妈妈休要大声,

女孩儿家处闺中行要端重,

到花园为的是散散心境。

[五可与阮妈下楼

[花园里,贾俊英上,找路而去,阮妈与五可上

五可:(唱)花园里百花开,

好一片诱人的景,

蜂酿蜜蝶争香

玫瑰花儿正红。

阮妈:姑娘啊,您看这玫瑰花儿开得多好。

五可:百花盛开,更添愁闷,带我回去。

阮妈:(拦)您怎样刚来就想走啊?[找寻贾俊英

(唱)他要是老不来,

姑娘可不能等

急得我直出汗,

心里头直发冷,

遽然想起了好主意,

我请姑娘报诨名给我听。

姑娘啊,我想起来了,我听人说过,五姑娘会报诨名,您得给我报个诨名让我听听。

五可:今日?姑娘不高兴。

阮妈:哎哟,怎样了?我说五姑娘,您别看我活这么大岁数,他就一年四季开什么花儿,我愣便是不知道。

五可:(笑)阮妈,你要是不知道,姑娘我说给你听听。

阮妈:哎!那可太好了。

五可:阮妈听:花开四季皆应景,俱是天然生成地形成。

(唱)阮妈妈呀……

阮妈:(四处张望,唱)他怎样还不来呀?

五可:(唱)春季里风吹万物生,

花红叶绿草青青,

桃花艳李花浓杏花旺盛,

扑人面的杨花飞满城。

阮妈:(唱)你再报夏日给我听

五可:(唱)夏日里端阳五月天,

火红的石榴白玉簪

爱它一阵黄呀傍晚雨呀,

出水的荷花,

婀娜多姿在晚风前。

阮妈:(唱)都是那个并蒂莲哪。

五可:(唱)秋季里天高气转凉,

登高赏菊过重阳,

枫叶流丹就在那秋山上,

丹桂飘飘格外香。

阮妈:(唱)朵朵都是黄啊

五可:(唱)冬天里雪纷繁,

梅花雪里显精力

水仙在岸头添风味,

迎春花开一片金。

阮妈:(唱)转瞬是新春,

五可:(唱)我一言说不尽春夏秋冬

花似锦

叫阮妈却怎样还有不爱花的人。

阮妈:能有这样的人?!

五可:(唱)爱花的人惜花护花把花养,

恨花的人厌花骂花把花伤,

牡丹本是花中王,

花中的正人压群芳,

百花比较无色彩,

他偏说牡丹虽美花不香,

玫瑰花开香又美,

他又说玫瑰有刺扎得慌,

好花哪怕世人讲,

经风经雨格外香。

劲风压倒了梧桐树,

自有旁人论短长,

虽然是满园花好无心赏,

阮妈你领路我要回绣房。[阮妈拦,跌倒

阮妈:您可得等……[五可笑

五可:等?等什么?

阮妈:等……等着,我还得报诨名哪!

五可;你会吗?

阮妈:会!

五可:你连一年四季开什么花都不知道,还报诨名?

阮妈:听了姑娘的,我不就会了吗?

五可:那么你就报报我听听。

阮妈:哎。

五可:你要是忘了啊,姑娘给你提个醒。

阮妈:我还说报就报。

(唱)我的五姑娘啊,

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,

五可:错了。

阮妈:没错。

五可:春季里怎样出来个六?

阮妈:是六。

五可:六?

阮妈:六……

(唱)六月六看谷莠,

春打六九头。

头上擦的本是桂花油,

油了裤油了袄,

油了我的花枕头。

五可:夏日呢?

阮妈:(唱)夏日里开花热的难过,

受不了到河里去打跟头,

头上顶着荷花花底下生藕,

藕坑里去摸鱼,

我就摸呀,

我就摸呀……

五可:你摸什么呀?

阮妈:(唱)我就摸了一个大泥鳅。[五可笑

阮妈:(急)怎样还不来呀?[与撤退着躲闪的俊英相撞

阮妈:(小声地)你才来呀。

俊英:那张家小姐呢?

未完……

本文《《花为媒》 - 剧本》地址:https://www.pxm8ez.com/xiqudaquan/pingju/mingpian/5232.html

上一篇:芳华版《雷雨》有“嚼头” 下一篇:剧本《兰花恨》-剧本
manbetx体育网微信大众号